亦舒《我的前半生》小說全文閱讀 txt百度云網盤下載

電視劇新聞        2017-07-03 16:37:43   來源:丟豆影視   作者:樂豆

電視劇《我的前半生》在7月4日播出,而《我的前半生》是根據亦舒作家的小說作品改編而來。相信很多網友是在看過小說之后,開始期待電視劇的改編,更期待劇中靳東馬伊俐陳道明等老戲骨的精彩演繹。不過有很多沒有看過小說的小伙伴也不要急,小編整理了亦舒的《我的前半生》小說作品的在線閱讀和txt百度云網盤下載。一起來看看。

我的前半生

  亦舒《我的前半生》小說全文閱讀 txt百度云網盤下載:http://pan.baidu.com/s/1jI7jxaQ

  《我的前半生》|亦舒|

  第一章

  鬧鐘響了,我睜開眼睛,推推身邊的涓生,“起來吧,今天醫院開會。”

  涓生伸過手來,按停了鬧鐘。

  我披上睡袍,雙腳在床邊摸索,找拖鞋。

  “子君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我轉頭問。

  “下午再說吧,我去看看平兒起了床沒有。”我拉開房門。

  “子君,我有話同你說。”涓生有點急躁。

  我愕然,“說呀。”我回到床邊坐下。

  他怔怔地看著我。涓生昨夜出去做手術,兩點半才回來,睡眠不足,有點憔悴,但看上去仍是英俊的,男人就是這點占便宜,近四十歲才顯出風度來。

  我輕輕問:“說什么?”

  他嘆口氣,“我中午回來再說吧。”

  我笑了。我拉開門走到平兒那里去。

  八歲的平兒將整張臉埋在枕頭里熟睡,他的頭長得比其他的孩子都大,人比其他的孩子稚氣,人家老三老四什么都懂,他卻像盤古初開天地般混沌,整天捧牢漫畫書。

  我搖他,天天都要這樣子搖醒他上學,幸虧只有一個兒子,否則天天叫孩子起床,就得花幾個鐘頭。

  十二歲的安兒探頭進來,“媽媽,你在這兒嗎?我有事找你。”她看看在床上咿唔的弟弟,馬上皺上眉頭,“都是媽媽慣成這樣的,下次不起床,就應該把他扔進冷水里。”

  我笑著把平兒拉起來,那小子的圓腦袋到處晃,可愛得不像話,我狠狠吻他的臉,把他交在傭人阿萍的手里。

  安兒看不順眼,她說:“媽媽假如再這樣,將來他就變成娘娘腔。”

  我伸個懶腰,“將來再說吧。你找我干什么?”

  “我那胸罩又緊了。”安兒喜悅地告訴我。

  “是嗎,”我訝異,“上兩個月才買新的,讓我看看。”

  我跟到女兒房間去,她脫下晨褸讓我觀察。

  安兒的胸部發育得實在很快,鼓蓬蓬的儼然已有少女之風,我伸手按一按她的蓓蕾。

  她說:“好痛。”

  “放學到上次那公司門口等我,陪你買新的。”

  她換上校服,“媽媽,我將來會不會有三十八寸的胸?”非常盼望的樣子。

  我瞪她,“你要那么大的奶子干嗎?”

  她不服氣地說:“我只是問問而已。”

  我答:“要是你像我,不會超過三十四。”

  她說:“或許我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呢?”

  我說:“你自己處處小心點,別撞痛了胸部――”

  她挽起書包走出房門去。

  “咦,你這么早哪里去?”我問她。

  “我自己乘車,已經約了同學。”她說,“我們下午見。”

  我回到早餐桌上,平兒在喝牛奶,白色的泡沫綴在他的上唇,像長了胡子。

  涓生怔怔地對牢著黑咖啡。

  我說:“安兒最近是有點古怪,她仿佛已從兒童期踏入青少年階段了,你有沒有注意到?”我問他說。

  涓生仍然呆呆的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“涓生!”

  他站起來,“我先去開會,中午別出去,我回來吃飯。”

  “天氣涼,你穿夠衣服沒有?”

  他沒有回答我,徑自出門。

  我匆匆喝口紅茶,“阿萍,將弟弟送下去,跟司機說:去接他的時候,車子要停學校大門,否則弟弟又找不到,坐別人的車子回來。”

  平兒問:“我的作業呢?今天要交的。”

  “昨天已經放進你的書包里去了,寶貝,”我哄他出門,“你就要遲到了,快下樓。”

  平兒才出門,電話鈴響,我去接聽。那邊問:“好嗎?幸福的主婦。”

  “是你,唐晶。”我笑,“怎么?又寂寞至死?從沒見過像你這么多牢騷的女人。”

  “嘿!我還算牢騷多?夏蟲不可以語冰。”

  “是不是中午吃飯?飯后逛名店?到置地咖啡廳如何?”

  “一言為定,十二點三刻。”唐晶說。

  我總算松了一口氣。

  女傭阿萍上來了,“太太,我有話說。”她板著一張臉。

  我嘆一口氣,“你又有什么要說?”

  “太太,美姬渾身有股臭騷味,我不想與她一間房睡。”

  美姬是菲律賓工人,與阿萍合不來。

  “胡說,人家一點也不臭。”我求她,“阿萍。你是看著弟弟出世的,這個家,有我就有你,你還有什么不稱心的呢?萬事當幫幫我忙,沒有她,誰來做洗熨?刷地板、揩玻璃窗?”

  她仍然后娘般的嘴臉。

  “要加薪水是不是?”我問。

  “太太,我不是那樣的人。”

  我尖叫一聲,“你究竟是怎樣的人呢?你是不是要跟先生睡呢?我讓你。”

  阿萍啐我,“要死嘛,太太,我五六十歲的人了,太太也太離譜了。”她逃進廚房去。

  我伏在桌子上笑。

  門鈴響,美姬去開門,進來的是母親。

  “咦,”我說,“媽媽,你怎么跑了來,幸虧我沒出去,怎么不讓我叫司機來接你?”

  “沒什么事,”媽媽坐下,“子群讓我來向你借只晚裝手袋,說今晚有個宴會要用一用。”

  我不悅,“她怎么老把母親差來差去。”

        更多小說內容,可到云盤閱讀113

丟豆圖庫

北京单场好还是竞彩好